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万法无咎_ 第一百零一章 胜负终焉易制度-

时间:2021-02-20 13:1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巡山校尉小说万法无咎 第一百零一章 胜负终焉易制度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原本云幽流和华元澍激斗正酣。华元澍自知无幸,出手无有半点保留,因此场面上竟多占上风。这时他突然自戕,令云幽流也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一道若有若无的空灵剑气散逸八方,云幽流旋即省悟,定是舒宗主的手段无疑。

    云幽流把手一挥,一件在空中飘荡,周匝五气滋荣、神光隐伏的灿烂银环,蓦然间滴溜溜翻滚了三圈,回到云幽流近前。

    云幽流双掌一托,此环陡然缩小了六七倍,愈发妙趣幽玄。双手持住此环往小腹中一按,此物又化作一道彩光,往他丹田中钻入。

    另一头华元澍既然毙命。二三十丈外,一柄铁如意突然在空中滞住,随后如无头苍蝇般乱窜一阵,一头栽倒在地,化作朽土灰尘。

    归无咎旁观这一场恶斗,正到了精彩处,却戛然而止,心中不由得大呼可惜。

    云、华二人先是以神通道术交手,固然精彩绝伦,但其中法门都是归无咎所略窥门径者,倒也不能说是别开生面。

    但是斗了片刻,二人气势愈盛,各种法宝不住地使出,最后竟同时使出本命法宝来,这却是归无咎在金丹境中所未见。

    下界金丹修士,功行最劣者多半并未炼化本命法宝,这固然不足挂齿;而绝大多数修士,哪怕是一二等宗门的俊彦,能得一件二三等宝胎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这些弟子的“本命法宝”止步于二炼或三炼,时时蕴养在丹田之中。斗法之时,仰赖此宝调和道行、神通、神识三者合一,只起到一种辅助的作用。

    若是取出斗法,如遇到“小苒依依”这等品质的犀利宝物,立时就要遭受重创,也无人敢于如此冒险。因此归无咎斗战经验虽然丰富,却也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唯有一等宗门内,立志冲击元婴四重境界的真正核心种子,才在结丹之初得赐“五炼宝胎”。此辈元婴初成之后炼就五炼法宝,却隐隐压过五品以内所有外道法宝。

    到了五炼之后,本命法宝品质之高下,才真正成为决定战力高下的一件利器。

    归无咎道门功法尚未臻至金丹境,无论是合德清襄玉璧还是先天伴麟石,都还藏在如意门山谷之中。至于魔门功法虽丹力之强横已臻于金丹极限,但魔道功法重神魂不重肉身,取捷径而不重累积,一切外物随取随弃,本就没有“本命法宝”此物的存在。

    云幽流、华元澍二人,如今虽最终并未能臻至元婴四重境界,但千余年前也是资质绝代、承载宗门族门之望的天才种子,得以成就五炼法宝。

    可惜这归无咎翘首以盼的战斗尚未开始,就草草落幕。

    云幽流大手一挥,突然怔了一怔,道:“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,还是自己收取便是。处置妥当之后,其余之事回披星殿再议。”说完遁光一闪,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归无咎知他所言乃是华氏诸修遗体。也不客气,丹力一转,将华元澍尸身摄入储物戒中。

    从云幽流这个层次来看,此战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流脉一方八成以上的元婴真人已然离去。但依旧有以数队元婴一重境者为首,各自率领数百位金丹修士的队伍,落在子桐山内,四散扑击。

    故而子桐山中冲杀之声,惊呼之声,悲泣之声,不但并未减少,反而此起彼伏,映照山谷。只是战场从天上转到地下,转到每一个峰头、每一处院落罢了。

    所谓尸横遍野,血流漂橹,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归无咎闭上双目,盘膝而坐,但只是这样静静的坐着,静静的思索着什么,似乎并未行功调息。

    艾无悲立在归无咎对面,观察着归无咎的一举一动,突然道:“华…归道友,似乎有不忍之心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思索了一阵,坦然道:“或许有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艾无悲脸上浮现出几分惊讶,惊讶于归无咎的坦率。皱眉道:“我原本以为归兄会否认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笑道:“为什么要否认呢?为了显示自己铁石心肠?”

    艾无悲认真道:“子桐山上的这一切,都是他们各自的宿命。既生于华氏,就烙上了这道烙印,不是旁人所能拯救的。须知天地不仁,大道无情,若流连于此,只怕不得超脱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摇头道:“超脱之前,本无超脱,不过踽踽独行而已。修道者一任自然,不当有超脱之执着。有超脱之志,反成枷锁。以持住‘为我”之念为修道根基,摒弃有情,为我所不取。”

    艾无悲道:“渡人先渡己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笑道:“此言甚是。但渡己之后,若不渡人,纵得长生,不过白茫茫一片大寂寞,又何足道。”

    艾无悲呆了片刻,突然道:“今日之事本是归兄一力促成,如今归兄却在这里讲什么渡人救人,不觉得自相矛盾么?”

    归无咎坦然道:“如艾兄所言。只因归某尚未自渡尔。”

    二人就这般谈论了约莫半个时辰,终于等到一道道遁光远离,成群结队的离开。子桐山渐渐安静了下来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归无咎身躯一晃,重新化作华思颜的样貌,道:“艾兄稍安勿躁,不久之后便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艾无悲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艾无悲的心思他很是清楚,当此离别关头,相见不如不见,无论是对于宗门,还是艾氏家族。

    归无咎身化一道遁光,长驱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披星掩月殿中。

    舒永延正位端坐,面色平静如深渊静水。

    不过殿内元婴三重境真人唯有云幽流和陈青山二人,其余六人却不见踪影。除此之外,元婴一二重境者约有一十八位列在殿中,其余大半同样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稍微坐了片刻,陈青山开口言道:“其余五族之人若合在一处,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。只遣章师弟等人前去宣召,是否过于托大了些?宗主坐镇山门,不可轻动。陈某却愿意前去压阵。”

    云幽流笑道:“不必。我方首脑不出,其余五家不但不会以为轻慢,反而压力愈大。这数家望风而降,也只在顷刻间,陈师兄坐等捷报可矣。”

    陈青山闻言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云幽流心中哂笑,陈青山在流脉诸家中地位甚高,此次兵分四路,唯有他这一路未曾建功不说,还迫得舒宗主不得不出手补救。此时却想讨回这传檄之功,挽回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之后,一道霞光透过空廓无垠的殿宇,远远映照过来。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迈入殿中,正是章真人,方真人二人。

    章承邑真人一揖为礼,道:“仰赖掌门师兄天威,师弟我幸不辱命。五位族主在外,等候掌门师兄传召。”

    舒永延伸手虚托,淡然道:“章师弟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待章、方二位真人退在座席之上,云幽流道:“传。”守在殿门口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童,立时动如脱兔,迈步往外通传。

    十几个呼吸之后,殿内多出五人。

    这五人气度不凡,人人俱是元婴三重境的修为,法力气机浑融相叠,营造出一片周流达观的意境来。然而其等功行虽高,面目却甚为凝重,缺了修道人的飞扬洒脱,就连金丹修士也能察觉出不可掩饰的低沉萧瑟。

    宗脉其余五族族主。艾连山,神郁仙,原先玄,言据鸣,风禀生。

    云幽流目不斜视,口中吐出至为简短的一个字来:“宣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一人闻言立即站起,自袖中取出一道尺许大小的金色卷轴,打开之后高声念道:“华氏一族,不伏号令,亵渎门规;派中立派,由来久矣。掌门真人心存慈悲,宽宥再三;而此僚执迷不悔,自恃凶蛮……其情不可恕,其罪不容诛。今以雷霆万钧之势,诛其恶逆,斩其赘疣,警示来者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金丹二重境修为,面貌清峻,口齿清晰,中气充沛。在这大殿之上宣示华氏罪状,气度威严,丝毫不惧十来位元婴三重境真人之气场。

    艾连山等五人,此时却面貌平静,如泥塑木雕一般,看不出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那金丹修士宣读完毕,合了诏书向舒永延一礼,然后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舒永延双目垂帘,任凭一身气机轻微流转,但其人神魂法力,似乎已不在殿宇之中。云幽流、陈青山等人俱低头不语,双目紧紧盯住殿上青砖。

    再加上一直保持沉默的艾连山等五人,此时大殿之内突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,压抑得旁人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五人之中最右侧那人是一位白衣文士,腰悬青鱼,身材颇有些单薄,正是风氏族主风禀生。只见他向左轻轻扫了一眼,叹了口气。随后上前一步道:“华氏咎由自取,罚当其罪,与他人无涉。掌门真人英明。”

    在和章、方二位真人一同入殿时,五人早已知道这一步是迟早要走出的。只是事到临头,谁也不肯先开口。

    此时风禀生启了个头,艾连山、神郁仙、原先玄、言据鸣依次上前,依样葫芦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舒永延这才睁开双目,点头道:“艾氏等五氏能知进退,明大体,舒某于心甚慰。自今日以后,星月门上下勠力同心,有进无退。诸位共勉之。”

    殿内诸人一齐应下。

    舒永延此时话锋一转,又道:“我派‘流脉’‘宗脉’之分,专务内争,大耗元气,实为弊政。自今日起,一并革除。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艾连山等人脸上极为难看,但人人均知这是不可避免之事。

    云幽流续道:“陶冶人才,划疆而治,由各族门自理;门中职司,群策群力,依旧依原先星主、月主之制。内外分明,不可逾越。”

    “自今日起,星月门大小族门列分四等。云,陈,楚,朱,神五族为第一等;方,钟,章,陆,叶,桑,艾,原,言,风,穆,吴十二族为第二等;另有八十八族为第三等,此一百零五姓之外为第四等。”

    “族门等第,每隔五百载依照修为之高下、所立功勋之多寡品评升降。”

    “须知无论哪一家,若有杰出弟子,门中上乘功法神通绝不藏私,精玉灵药亦有馈赠。因此各族各家无论规模大小,只要用心经营,便有上进之机。”

    神氏族主神郁仙,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苦笑。

    宗脉除去华氏之外的五家中,言氏,原氏实力较强,艾氏次之。神氏、风氏又次之。不但如此,五家之中和华氏关系最为紧密的便是神氏。

    但今日列分等第,其余四家俱列在第二等,唯有神氏列在第一等。舒永延哪里安了什么好心。其中用意,无非是这五百年内立下一道钓饵。

    艾氏等四家,五百年后若存了上进之心,最现实最可行的便是挤下神氏这一道名额。但舒永延此策,却是贯彻其意志的单方面的安排,没有自己推拒的余地。

    接下来半个时辰,各位元婴真人签下契约,随即散去。大殿之内除了舒永延之外,仅留下云幽流一人。

    舒永延悠然道: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殿后侧门洞开,归无咎从中走出,笑道:“恭喜舒宗主大功告成。”

    舒永延看了归无咎一眼,和悦道:“看来和归道友的合作,确实是星月门转折的一大契机。单凭今日一役,归道友便是星月门历史上不可磨灭的重要人物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摇头道:“舒宗主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舒永延手指一弹,一枚青色的纳物戒,一件星石令符,一柄三寸短剑凭空浮现,漂移到归无咎面前。道:“事先允诺道友之物,尽在其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纳物戒中,乃是归道友布夺之法所需知外物。”

    “华氏子桐山中秘藏宝库,归道友若看得上什么宝物,尽管去取便是。这一枚石符,便是华氏宝藏之锁钥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最后一柄短剑,乃是进出‘意池’的信物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接过三物,道:“还有一事要向舒宗主讨个人情。艾氏艾无悲,愿脱离艾氏族门和星月门,云游四州。”

    舒永延沉吟片刻,应道:“此事我允了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一拱手,驾遁光翩然离开。

    Ps:今天一章。不是常态,明天依旧两章。空调坏了,实在写不下去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